第二百二十九章 君子之为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九章 君子之为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陆司怡摸了摸自己手臂上面鲜红的守宫砂,心中满是惆怅,她长嘘一口气,柔声说道:“我当年接近石敬瑭,不过是为了替哥哥报仇罢了,岂会委身给那个老头子。 ”耶律阮并不知晓其中的详情,他望着宛若仙子的佳人,胸中豪气奔放,坦然说道:“姑娘虽然身在皇宫,却与并非晋国皇室。

我耶律阮恩怨分明,绝不会让下属为难你。 刚刚听闻你是为了替兄报仇,不知令兄因为什么缘故与石敬瑭结怨?”陆司怡想起当年的往事,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耶律阮轻轻地递上手绢,陆司怡望了他一眼,未加思索就接了过来。 别远清发觉师父对耶律阮并不厌恶,自己站在这里似乎有些碍事,便识趣地走开,站在二三十丈之外,警觉地注视着小巷内的动向。

陆司怡缓缓将十余年前发生的事情道出,说到陆官琰临死的情景,心头一酸,眼泪又不停地流出来。

耶律阮连忙安慰道:“姑娘,令兄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如果不是造化弄人,想必如今也是一方诸侯了。

”陆司怡苦笑道:“功名利禄不过是云烟而已。 俗话说,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何况那些半途折戟的人。 我哥哥尚未能够建功立业,那些追随他的人就死于围剿。

”耶律阮点点头,说道:“姑娘说得言之有理。 本王向来反对征战。

如果不是皇上下旨让我南征,本王可能还在上京的山林隐居。

”陆司怡听后满脸疑惑,说道:“王爷是契丹的中流砥柱,竟有出尘归隐的念头,这真让人难以置信。 ”耶律阮微微一笑,说道:“本王虽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仍然不免被人猜忌。

”陆司怡道:“契丹皇帝是你的亲叔叔,他总不会连你也不放心吧?”自契丹开过皇帝耶律阿保机驾崩之后,皇室成员之间便纷乱不止。

如今耶律德光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太子尚未弱冠。

耶律李胡和耶律阮皆有可能成为皇帝的继承人。 耶律李胡是耶律德光的弟弟,备受皇太后述律平的宠爱,加之其为人敦厚,在大臣之间也颇获得支持。

耶律阮则不然,其父耶律倍当年从契丹逃亡后唐,最后死在洛阳大火之中,述律平对此事耿耿于怀,视耶律倍为不孝之子。

耶律阮无辜收到牵连,长期被皇太后冷落。 耶律阮甚有自知之明,为了消除皇上和太后的疑虑,常常将练兵的事情交给萧也金和察木诃,自己则纵情于山水之间,对宫廷之事表现得莫不关心。 这次契丹南征,耶律德光特意让人前去宣旨名其为前营统帅。

耶律阮送完传旨之人,心中矛盾不已。

如果奉旨南征,将来很难功成身退,如果抗旨不尊,又会受到皇帝的责备。 他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领兵出征,为的是替父亲报仇雪恨,一举歼灭宿敌晋国。 陆司怡听了耶律阮的身世,叹了一口气,说道:“王爷,没想到我们际遇如此相似。

你现在已经攻灭了晋国,取得了天大的功劳,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耶律阮深吸一口气,说道:“本王自幼熟读中原典籍,记得《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中载有一段范蠡说过的话: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皇上向来处处提防着我,如果我再不急流勇退,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 等到皇上移驾开封,我便辞去前营统帅之职,安安分分地回上京王府做一名隐士,修身养性,不再过问尘世间的烦心事。 ”耶律阮说完,他从怀中掏出一段白色丝绸,递与陆司怡,说道:“姑娘,今晚多谢你舍身相救,本王身上并无值钱之物,这卷文章是本王作的,一直放在身上自警,如今送给你做个纪念。 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见面。 ”陆司怡起初本想拒绝他,但想到对方如此真心实意,便伸出如同白玉的细手。

她接过之后缓缓将丝绸展开,借助月光看去,发现上面用契丹问和汉文写着几段话。

陆司怡心想:“这是耶律阮亲笔书写的文章,戎马之间都不曾丢弃,如今却转手赠与我,不知道他有何居心。

”耶律阮擅长书法,曾经临摹过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竟然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耶律钟盈贵为公主,天资笔力极高,连她见后都不由得拍手称赞。 陆司怡望着用小楷写的优美的文字,忍不住轻轻地念出口:“君子之为,在修身也。 内善而外显,极矣。

然非愚者俗世之可明之。

昔闻三闾大夫博学强识,娴于辞令,然终不用,何也?举世浊而吾独清,举世醉而吾独醒。

固清浊不可一处,贤愚难与同语。

其清也清,其浊也浊,千稔以降犹是也。

以己之昭昭,陷于人之昏昏,可乎?信非也。 宜乎君子之所为,非锲流俗也。 许、由,潦倒士也,孔子称焉;徐、陶,非时之善沽誉者,千载传焉。 审之,辨矣。 勿愚己之明,勿浊己之清,求己之所欲也。 如是,虽曰无为,吾必谓之已为矣。 ”读毕,连连赞道:“好一篇《君子之为》!没想到王爷金贵之身,竟会写出这么畅快淋漓的文字!”耶律阮听到陆司怡的赞扬,兴奋地说道:“多谢姑娘夸奖!无为而处乃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本王常常以此勉励自己。 庙堂也好,江湖也罢,不过是有为与无为之间的差别。 ”陆司怡微笑道:“王爷,这些道理太大,我陆司怡是听不懂的。 你把自警之物送给了我,你自己怎么办呢?”耶律阮无意间知道了她的芳名,心中喜悦万分。 他指指胸口,柔声说道:“陆姑娘,我已经将这些文字和你一起记在了心里。 ”陆司怡当即会意,但想起还有重要的事情未办,连忙说道:“王爷,司怡受宠若惊。 临别之际,司怡有一事相求,还望王爷能够答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