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单身 你死了老婆,咱们凑合着过吧

我单身 你死了老婆,咱们凑合着过吧

  (时间:七年前)    到底爱不爱?我看着他的眼睛说,我要结婚了。 出现了这么一个女孩,长相不错,经济很好,人也很善良,关键是她很爱我……那就收了吧!他喝了杯酒说,我给不了你未来……你知道。

……我真是为你高兴,人就是要现实一点。

他黯然,即而仰面微笑。

      分别的那刻,去机场前,他送我回酒店拿行李。 房间里,他突然转过身,拥抱一下告别吧。

我笑,你想得美。 在酒店门后,我说,你回去吧。

我在大堂里等着服务生拿行李,却见他跑了进来,他扶着我的肩膀说,我想了想,还是送你吧。 在你结婚前,我最后送你一次吧。 更久以前,那年很冷的春天,我过本命年的生日。

我们在一起。 他搂着我的肩说,你还是跟我走吧。

其实如果那时他坚持要一个拥抱,那么我会情愿跟他一辈子。 可是回忆起来,谎话说得我自己都当了真。

其实我只是在找个分开的借口,我怎么会结婚?有些东西,我们在小心翼翼地逃避。

可是,这么多年来,我没想过我们之间会有。

我却在他眼底、我心底看到一点点影子。

      记得他表白的时候很勇敢。 他扶着我的肩膀说:如果你喜欢我的话,就让我亲一下,因为我也喜欢你;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也让我亲一下,因为我还是喜欢你。

我垂下眼睫,突然从他的臂弯下钻过去,发足狂奔,并发誓再也不和他说话了。 那一年我18岁,sy19。

年少轻狂的我们,无知为畏。 高中毕业了,我们再也没有说过话。

尔后我们在同一个城市读书、工作、生活。

似乎很亲密却又很陌生。       那时候我们都年轻,觉得生活的一切来与去都是自然而自由的。 而流年让我们渐渐懂得了什么是无奈,后悔,惋惜,追忆……可惜,有些失去无可挽回。       我想起那年深秋的午后,他牵着我的手,经过一个异乡的十字路口。 sy,年轻的我爱你,是那样小心翼翼,深怕失去。 可是,年轻的我不知道这份爱是对还是错,因此伤害无可避免。 sy,爱,或不爱,如何是我们能够选择的。   有些事情,由来已久。

即便是隔着岁月之河,浓得依旧难以化开。

      四年好象一张纸就那样被我们的笑声不经意地翻了过去。

每年不论我在哪里漂泊,过年是一定得回家的,这是家中不改的规矩。

大年初三那天一个高中同学来玩,聊了许许多多往事,也提及sy。 说他在南方的一个城市,已经自己做老板了,娶了个当地女孩,这些年很赚了些钱。

说着还翻出他的电话号码,让我记下来,并告诉我他过年也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