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卷·迁居的日子(22)

第2卷·迁居的日子(22)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出花朵,像一个花亭。 另外一个人一生只顾喝快乐杯中的香酒,借此忘掉他所做过的一些坏事。

他带着他的酒桶;他要在旅途中喝里面的酒。

酒是清洁和纯净的,因此他的思想也变得清楚起来。

他的一切善良和高尚的感情都被唤醒了。 他看到,也感觉到他从前不愿意看和看不见的东西。 所以现在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一条永远活着的、咬啮着他的蠕虫。 如果说酒杯上写着的是遗忘这两个字,那么酒桶上写着的却是记忆。

当我读到一本好书、一本历史著作的时候,我总不禁要想想我读到的人物在他坐上死神的公共马车时最后一瞬间的那种情景。 我不禁要想,死神会把他的哪一件行为从储蓄银行里取出来,他会带些什么零用钱到永恒的国土里去呢?从前有一位法国皇帝他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

我有时把一些好人的名字也忘记了,不过它们会回到我的记忆中来的。

这个皇帝在荒年的时候成为他的百姓的施主。

他的百姓为他立了一个用雪做的纪念碑,上面刻着这样的字:您的帮助比融雪的时间还要短暂!我想,死神会记得这个纪念碑,会给他一小片雪花。 这片雪花将永远也不会融化;它将像一只白蝴蝶似的,在他高贵的头上飞向永恒的国土。

还有一位路易十一世①。

是的,我记得他的名字,因为人们总是把坏事记得很清楚。 他有一件事情常常来到我的心中我真希望人们可以把历史当做一堆谎话。 他下了一道命令,要把他的大法官斩首。

有理也好,没有理也好,他有权做这件事情。 不过他又命令,把大法官的两个天真的孩子一个七岁,一个八岁送到刑场上去,同时还叫人把他们父亲的热血洒在他们身上,然后再把他们送进巴士底监狱,关在铁笼子里。 他们在铁笼子里连一张床单都没有盖的。 每隔八天,国王路易派一个刽子手去,把他们每人的牙齿拔掉一颗,以免他们日子过得太舒服。 那个大的孩子说:如果妈妈知道我的弟弟在这样受难,她将会心痛得死去。

请你把我的牙齿拔掉两颗,饶他一次吧!刽子手听到这话,就流出眼泪来,但是皇帝的命令是比眼泪还要厉害的。

每隔八天,银盘子上有两颗孩子的牙齿被送到皇帝面前去。 他有这个要求,所以他就得到牙齿,我想死神会把这两颗牙齿从生命的储蓄银行取出来,交给路易十一一起带进那个伟大的、永恒的国土里去的。 这两颗牙齿像两个萤火虫似的在他面前飞。 它们在发亮,在燃烧,在咬他这两颗牙齿。

①路易十一世(14231483),是法国的皇帝。 他用专横和背信弃义的手段建立起专制王朝,执行他为所欲为的独裁统治。 是的,在伟大的迁居的日子里所做的这次马车旅行,是一个庄严的旅行!这次旅行会在什么时候到来呢?这倒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随便哪一天,随便哪一个时刻,随便哪一分钟,你都可能坐上这辆马车。 死神会把我们的哪一件事情从储蓄银行里取出来交给我们呢?是的,我们自己想想吧!迁居的日子在日历上是找不到的。

(1860年)这篇故事发表在1860年2月12日出版的《新闻画报》。

国王命令刽子手每天到牢里去拔掉被囚禁在那里的两个小兄弟一个七岁,一个八岁的牙齿各一颗取乐。

哥哥对刽子手说:如果妈妈知道我的弟弟在这样受难,她将会心痛得死去。 请你把我的牙齿拔掉两颗,饶他一次吧!刽子手听到这话就流出眼泪来。

刽子手在杀害一个无辜的人或革命志士时,会不会流出眼泪?这种心灵的隐秘,安徒生在这儿第一次提出来,但只含糊地解答:但是皇帝的命令是比眼泪还要厉害的。

(第2/2页)(本章完,请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