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二态 传奇与疯子(一)

生活二态 传奇与疯子(一)

一生都为内心而活的人,最终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成为疯子,要么成为传奇。 -----题记在我急景流年的27年岁月里,我总不时的做同一个梦,没有光怪陆离,亦没有残碎斑驳。

那里是很清晰的一片蓝天,有一丝舒展的游云,远方衡恒着一线逶迤连绵的青山,象极了某个姑娘轻描的眉线,轻轻柔绽着无尽忧愁。

脚下的碎石路沉浸着千百年的古韵沧桑,石路尽头一隅,连接着一湾浅浅呼吸的湖泊,也如某个姑娘秋水般的眸子,透露着心底的悲凉。

而让人愁思难尽,百蕴不悟的是我始终不知那如同我最爱姑娘一般的地方究竟在哪里,我的思绪翻越过千山万水,我竭斯底里的,抽丝剥茧的搜寻,却始终寻不得这一块圣洁之地。

直到偶有一日,我看见这样的一句话,刹那间顿有所悟,犹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同这句话的偶遇,突然让我明白了,这个时至如今依旧萦绕与我心灵深处的梦境意味着什么。

让人啼笑皆非,却又莫名自豪的事实却是,无论疯子还是传奇,皆我所欲也。 因为我注定是一个传奇的疯子,或者疯了的传奇。

当我在豆蔻凉薄的青葱岁月里,肆意挥霍着年华的时候,我身边走过的形形色色的人总是不约而同如出一辙的告诉我,赵了了,你要更现实一些!我相信那些如今正奋斗在自己生命历程中,盲目穿行,疲惫不堪的老男孩大姑娘们,或多或少,曾经都被自己身边的长辈或者亲朋告知过同样的话。 他们总是一副讳莫如深,过尽千帆的沧桑模样,他们总是笃定满怀,确凿无疑,他们似乎都是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因为他们所说的话全都一摸一样,他们会语重心长的告诉你:小伙子,这就是现实!血淋淋冷酷酷撕心裂肺冷硬无情的现实。 多年以后,当我独自伫立在茫茫北京街头喧嚣的人流中时,当我陷落在远方旧爱的红色喜悦中时,也在我游弋于无尽梦想和价值体现之路上时,我每每想到这句话,总是禁不住哑然失笑。

因为这光阴流转的二十七年时光中,我始终用一颗最敏感最纯粹最本真的心,勇敢坚强的面对着这所谓的现实,从未做过一次退缩的懦夫!现实?什么是现实?谁敢跳出来站在我的面前,豪气干云,拍着胸脯的说出究竟何为现实?谁曾经如同我一般,在精神和物质的惨烈搏杀中走过了整整十年光景,才一朝顿悟?谁能巨细无遗,酣畅淋漓,入木三分的告诉我,现实到底是什么?现实是他们不止一次的告诉过我们的这一切吗?现实就是你要为了成功和金钱,名利和权势,的安全感,身体的健康,父母的平安?还是为了汽车洋房,功成名就?或者为了家庭,婚姻美满?为了找个如花似玉美绝人寰的老婆?还是嫁个温柔体贴才情纵横的老公?这一切就是所谓的现实么?然后,因为林林总总所有的这一切现实,我们就应该充满功利而不择手段,就要放弃原本心底深处最本初的美好,远离人生最初拥有的真善美。 然后再也不敢奢望,不敢救死扶伤,不敢给街边的乞讨者施以基本的援助,甚至在公汽和地铁上给弱势群体让座还要在意别人的想法和眼光?最后,现实让我们远离阳光、善良和温暖,却让我们更接近一种原始的弱肉强食,只为目的而行动的行尸走肉了。

我暂且不去评论这所谓现实的对与错,因为这个世界原本就没有所谓的对错,一切的对错都是人的意识形态和思想状态所决定的。 因为时间和命题有限,就不在此处就此问题多展开言论了,继续关于现实的话题。 (未完,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