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卷·最后的珠子(12)

第3卷·最后的珠子(12)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这是一个富有的家庭,也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所有的人主人、仆人和朋友都是高兴和快乐的,因为在这天一个继承人一个儿子出生了。 妈妈和孩子都安然无恙。

这个舒适的卧室里的灯是半掩着的;窗子上挂着贵重的、丝织的厚窗帘,地毡是又厚又柔软,很像一块盖满了青苔的草地。

一切东西都起着催眠的作用,使人想睡,使人起一种愉快的、安静的感觉。 保姆也有这种感觉;她睡了,她也睡得着,因为这儿一切是美好和幸福的。

这家的守护神正在床头站着。

他在孩子和母亲的胸脯的上空伸展开来,像无数明亮的、灿烂的星星每颗星是一个幸运的珠子。

善良的、生命的女神们都带来她们送给这个新生的孩子的礼物。

这儿是一片充满了健康、富饶、幸运和爱情的景象一句话,人们在这个世界上所希望有的东西,这儿全有了。 一切东西都被送给这一家人了!守护神说。

还少一件,他身边的一个声音说。

这是孩子的好安琪儿。 还有一个仙女没有送来礼物。

但是她会送来的,即使许多年过去了,有一天她总会送来的。 还缺少那颗最后的珠子!缺少!这儿什么东西都不应该缺少。 假如真有这么一回事,那么我们就要去找她她这位有力量的女神。

我们去找她吧!她会来的!她总有一天会来的!为了把这个花环扎好,她的这颗珠子决不可以缺少!她住在什么地方呢?她的家在什么地方呢?你只须告诉我,我就可以去把这颗珠子取来!你真的愿意做这件事吗?孩子的安琪儿上。 不管她在什么地方,我可以领你去。 她没有一个固定的住址。

她到皇帝的宫殿里去,也到最穷苦的农人家里去。 她决不会走过一个人家而不留下一点痕迹的。

她对善良人都送一点礼品不管是大量的财富,还是一个小小的玩具!她也一定会来看这个小孩子的。 你以为我们这样老等下去,将来不一定会得到好的东西吗?好吧,现在我们去取那颗珠子吧去取这颗最后的珠子,弥补美中不足吧。 于是她们手挽着手,飞到女神在这个时刻所住的那个地方去。

只是一幢很大的房子。

走廊是-阴-暗的,房间是空洞的。 这里面是一片少有的沉寂。

整排的窗子开着的,粗暴的空气自由侵入,垂着的白色*长窗户幔在微风中飘动。 屋子的中央停着一口开着的棺材;棺材里躺着一个年轻的少妇的尸体。 她的身上盖满了新鲜美丽的玫瑰花,只有她那双交叉着的、细嫩的手和纯净的、表示出对上帝极度忠诚的、高贵的脸显露出来。 在棺材旁边站着的是丈夫和孩子是全家的人。 最小的孩子偎在爸爸的怀里;他们都在这儿作最后的告别。 丈夫吻着她的手。 这只手像一片凋零的叶子,但是它从前曾经慈爱地、热烈地抚慰过他们。

悲哀的、沉重的大颗泪珠落到地上,但是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时沉寂正说明悲哀是多么深重。 他们在沉默和呜咽中走出了这屋子。 屋子里点着一根蜡烛;烛光在风中挣扎,不时伸出又长又红的舌头,陌生人走进来,把棺材盖盖没了死者的身体,然后把它紧紧地钉牢。 铁锤的敲击声在房间里,在走廊上,引起一片回响,在那些碎裂的心里也引起回响。 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呢?守护神说,拥有生命中最好礼物的仙女不会住在这儿呀!她就住在这儿在这个神圣的时刻住在这儿。

安琪儿指着一个墙角说,她活着的时候,常常坐在这墙角里的花和图画中间;她像这屋子里的守护神一样。

常常慈爱地对丈夫、孩子和朋友点头;她像这屋子里的太陽光一样,常常在这儿散布着快乐她曾经是这家里一切的重点和中心。 现在这儿坐着一个穿着又长又宽的衣服的陌生女人:她就是悲哀的女神,她现在代替死者,成了这家的女主人和母亲。

一颗热泪滚到她的衣服上,变成一颗珠子。 它射出长虹的各种颜色*。 安琪儿捡起这颗珠子。 珠子射出光彩,像一颗有五种颜色*的星。 悲哀的珠子是一颗最后的珠子它是怎样也缺少不了的!只有通过它,别的珠子才特别显得光耀夺目。

你可以在它上面看到长虹的光辉它把天上和人间联结起来。 我们每次死去一个亲爱的人,就可以在天上得到一个更多的朋友。

我们在夜间向星空望,寻求最美满的东西。 这时请你看看那颗悲哀的珠子,因为从这儿把我们带走的那对灵魂的翅膀,就藏在这颗珠子里面。

(1854)这也是一首散文诗,最先发表在1854年哥本哈根出版的《历书》或《家庭历书》上。

一个婴孩出生以后可以得到许多礼物,但最后的珠子是怎样也缺少不了的一件礼物!只有通过它,别的礼物才特别显得光辉夺目。

你可以在它上面看到长虹的光辉它把天上和人间联结起来。 这就是悲哀的珠子一颗最后的珠子。 它是一颗热泪落到悲哀的女神的衣服上所形成的。 一个人从出生到结束,没有它就不能算完满。

它就藏在灵魂的翅膀里面。

我们在夜间向星空望,寻求最美满的东西。 死者的灵魂在空中(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