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对爱最好的诠释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对爱最好的诠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最快更新!无广告!百里苏看了眼床上的齐文竹,跌跌撞撞的跑出房间。 房门迅速关上,一盆又一盆热水被凤幽扬送进来,然后变成血水被端出去。

浓重的血腥味弥漫整个院子。 齐文竹的修为是这些人中最低的,只有七品上神巅峰。 如果刺伤她的是同等级的修炼者,那还好说。 但刺伤她的偏偏是一个八品上神中阶。 越级对战,本就危险。 对方刺中她的又是心脏。

强势的八品上神玄力瞬间将齐文竹的心脏炸得狼藉一片,如果不是齐文竹这些日子服用了不少丹药,护住了最后一口气,她可能当场就死了。

当天龙凤一等人解决了入侵者返回来时,凤幽月还关在房间里进行急救。 “到底是怎么回事?”残皇问,“其他凤家军呢?怎么只剩下你们几个?”易渊愧疚的捂住脑袋:“都怪我。 前几天老大离开后,我就让苍龙卫带着大家去山庄后山历练了。

没想到竟然有人趁虚而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往自己脑袋上扣帽子。 历练是常有的事,难不成因为敌人入侵,以后就不历练了?”郁晨揉了把脸,“说到底还是我们不够强,没办法保护好文竹。

”“也不知道小竹子怎么样了。 ”梅若楠一脸忧心。 说话间,出去弄冰的百里苏脚步匆忙的赶了回来。 他冲进院子,第一句话便是:“冰来了!齐小姐怎么样?”大家纷纷摇头。 “暂时不知道情况。

不过你别太担心,有幽月在,不会出大问题。

”郁晨一边安慰他,一边敲响房门,“幽扬,冰来了!”守在门内的凤幽扬应了一声,他跟里屋的凤幽月说了两句话,然后将门打开。 百里苏一个箭步冲过去。

“齐小姐呢?她怎么样?”“你别进去!”凤幽扬手疾眼快的拦住他,“齐文竹没事,把冰块给我!”百里苏连忙把冰块递给他。

凤幽扬收好冰块,准备将房门关上。

百里苏一见,立刻扒着门缝冲里面大吼。

“老大,你一定要救好齐小姐!她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老大,你一定要救她啊!”哐!凤幽扬一把甩上门,差点把百里苏的嘴夹住。 里屋的凤幽月听到他鬼哭狼嚎的叫声,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等到了傍晚,齐文竹的情况终于稳定了。 凤幽月和秋彤司云一身是血的走出房间,在外面等着一座雕像的百里苏立刻飞扑上来。 “老大!齐小姐怎么样?!”他紧张的抓着她的胳膊。

凤幽月一直在床边跪着给齐文竹急救,腿脚早就麻的没了知觉。

如今被百里苏大力一转,双腿一软,整个人向前倒去。

“诶诶诶!”秋彤和司云伸手要去拽她。

可有人比她们反应更快,一直默默的守在院中的云陌身形一晃出现在凤幽月身前,稳稳的接住她倒过来的身体。

秋彤和司云重重松了一口气,齐齐瞪了百里苏一眼。 百里苏也吓了一跳,他看着靠在云陌身上双腿发软的凤幽月,结结巴巴道:“老、老大,对不起。

”“没事。

”凤幽月不在意的摆摆手,“就是腿麻了。

扶我过去坐下。

”云陌没听她的,直接将她打横抱起,轻轻的放到了石凳上。

后面的秋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吹了声口哨,羞得司云脸色通红。

“文竹没事,情况已经稳定了。 不过她失血过多,可能要昏睡几天才能醒。 ”凤幽月说。

百里苏得知齐文竹没事,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 他转身向房间走去,“那我去看看她。

”“等等,你别进去!”凤幽月连忙叫住他,“文竹刚缝了针,你一大老爷们别进去。

等明天的。 ”百里苏反应过来齐文竹伤的是胸口,一张老脸‘噌’一下红了。 他喏喏的‘嗯’了一声,退到一旁站好。

“那些抢地盘的人呢?”凤幽月问。

云陌:“都杀了。

”凤幽月:“知道是什么人吗?没留个活口审一审?”云陌沉默了一下,道:“天龙动作太快,没来得及留活口。 ”凤幽月抽了下嘴角,无语的摇摇头:“算了。

让凤一他们搜一搜,那些人身上应该有线索。

找到他们的幕后主使,这种觊觎凤云山庄的人,还是要斩草除根才好。 ”云端之巅在九重天太惹人注意了,想打它主意的人不在少数。 既然如此,那不如来个杀鸡儆猴,也让那些人知道知道,他们凤云山庄不是好惹的。 凤一的动作很快,不到半个时辰就把那些人从里到外搜了一遍。 “老大,那些人应该是故意隐藏了身份,并没有具体的身份信息。

不过他们的身上都纹着这个标志。 ”凤幽月走过去看了眼,那些人的身体上,都纹着一只老虎的图案。 “老大,需要我出去打听一下吗?”凤一问。 凤幽月摇头:“不必。

大海捞针的打听太费力,把那个图案画下来,我去找专业人士问一问。 ”第二天,凤幽月带着画有老虎图案的纸前往暗影在此处的据点。 “我查个事情。 这是定金,这是线索。 ”她开门见山,将定金和老虎图案推到小窗内,“我要知道是哪方势力肩膀上纹着这种图案。

”小窗内的人应了一声,道:“姑娘留个名字?”“凤云山庄,凤幽月。

”小窗内的人顿了一下,通过窗缝看了眼外面的女子。

“原来是凤庄主。 凤庄主,查清此事需要两日,可以吗?”凤幽月点点头:“可。

越快越好。 ”“两日内必定给您答复,凤庄主慢走。 ”凤幽月潇洒离开,小窗内的人确定她走了后,立刻拿着定金和老虎图案一路跑进后院。 “张伯张伯!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主人交待我们留心的那个凤姑娘?”正在记账的张伯抬起头,看了眼记录在册的客人资料,眉毛轻轻一挑。 “凤云山庄凤幽月?她来做什么?”那人:“她想知道这个纹身出自哪方势力。 ”张伯扫了眼老虎图案,眉毛一皱:“这不是万虎宗吗?”“对啊。 就是万虎宗。 但我没有立刻告诉她。 张伯,既然她是主人亲自交代的人,我们要不要通知主人一下啊?”张伯想了想,点点头:“我这就去通知主人。 ”------题外话------凤幽月:快来看,这里有奸情。

百里苏:……齐文竹:……更新完毕,日常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