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我们死在哪里?

二十一世纪,我们死在哪里?

我热爱生命,我也同样热爱死亡    泰戈尔    穿越古今,纵观中外,没有几个人有象泰戈尔这般洒脱的。 人是我们这群高级动物的名称,相同的生命,却有着不同的生死。

我们无法决定生命的长度,但能把握生命的宽度。

    我们绝大多数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的,因为我们别无选择,生命的诞生有它自然的规律。     我们绝大多数是在哭声中告别这个世界的,因为我们一样别无选择,生命的去留有它本来的法则。     在一切自然的生命过程中,有一种力量,那就是精神。

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的人死了,可他活者;有的人活者,亦如死去一样。

所有生命的经历,在远离了那个生得伟大,死的光荣的岁月时,哪怕硝烟散尽,哪怕没有了青山处处埋忠骨的豪情,我们能冷静地站在时代的窗口,面对21世纪,给自己一个活着或死去的理由,都不失一种风度。

    教会我们要从容,同样告诉我们,要坚忍。 我们要求生活是这样,也许会要求那样,从没有一个人要求死亡是什么状态。

在宝贵的生命里,珍惜着如水的年华,亦如珍惜这美丽的山河日月。 我们行走着,我们享受着来自生活的乐趣与艰辛,享受着家庭的温暖和朋友的友谊,就象每天的阳光以及那个永远吟唱的月夜,增添了无数华丽的篇章和婉转的词句。

    血浓于情,每天我们迎送生命的诞生和死亡,伴随着泪水,的、悲伤的,你看在眼,他看在心。

是否大家都想过,未来的某天,我们都要有这痛苦的结局,也许,你不希望倒在违章的车轮下;也许你不愿意外死亡,所有一切的一切,在一种法制的遵守中,让我们每一个生命都在正常状态下无可回避生命的循环。     生活给了我们许多,生命又是如此的不易,人人都不可能发光发热,但人之初,性本善,保持一颗美好的心灵,留下一段回味的足迹,我们没有白来世上走一回。

平常每个人都很辛苦的,活到这份上,上有老,下有小,基本的水平远赶不上物价的上涨,但我们还要生活着,所有的担心,所有的责任,不论是女人,不论是男人,都需要默默去承担,还需要彼此的沟通,也许我们这一代注定是辛苦的一代人。     我们既然满怀希望地看着日出,也就应该勇敢地面对夕阳。

在生命的每一个顿号,每一个逗号,甚至最后的句号,笔笔端正。 人不是个简单的形体,也少有人能达到庄子那样的境界,在他告别死去的妻子时,击缶而歌。

我们毕竟是常人,有常人普遍有的,或笑或哭,那是真实的情节。

在我们面对死亡的时候,有多少人能坦然,能不留遗憾?    真的我不想很难堪地离开这个世界,在自己存在的时光里,我做好自己的事。 放眼现实,宽容一些,善解一些,平淡一些。

我也不可能有辉煌的一笔抒写自己的一生,但我知道,曾经走过的路,曾经留下的事,无愧人之本性。     看惯了离别故去,看惯了烟飞云散,我告诉孩子,当你父亲未来离开这个世界时,一定要以微笑的方式,因为我不愿意回头,更不愿意听到哭泣。 我一样热爱生命,留恋青山绿水;我一样害怕死亡,但我不同的是,我敢正视这个大家都回避的问题。

来与去,我最后的选择只要个微笑。

    当肉体终究要变成一粒尘埃时,请不要给活着的人一份负担。

青春原创精选韩历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