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古《行香子·秋入鸣皋》鉴赏

许古《行香子·秋入鸣皋》鉴赏

秋入鸣皋,爽气飘萧。 挂衣冠、初脱尘劳。

窗间岩岫,看尽昏朝。

夜山低,晴山近,晓山高。 细数闲来,几处村醪。 醉模糊、信手挥毫。 等闲陶写,问甚风骚。

乐因循,能潦倒,也消摇。 这是一首堪与陶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之相媲美,表现辞官归隐,陶醉于自然佳趣,把酒当歌,逍遥自在,生活优然闲适,心情超然物外的好词,历来为词论家所推崇。 上片以景语起:“秋入呜嗥,爽气飘萧”,八字画出一幅山中秋日图。

“鸣嗥”,指古老的鸣嗥山(在河南嵩县东北,传说古有鹤鸣于此,故曰鸣嗥山)。 你看,秋天来到了古老的鸣嗥山,秋高气爽,令人心旷神怡。

“挂衣冠,初脱尘劳”词人刚刚从沉闷、压抑的官场生活中解脱出来,重新投入大自然的怀抱,面对秋日山中舒爽怡人的自然景象,怎能不心情愉悦?“初脱尘劳”写出了对官场生活的厌倦和归隐之后如释重负的感觉。

“窗间岩岫,看尽昏朝”写词人凭窗远眺,由朝至暮,又由暮至朝,看尽了峰恋叠嶂的明暗变化。

这里不仅是写山,更是衬人。

你看,词人对大自然的观察是多么细致入微,凝神专注?正是因为他“看尽昏朝”所以才有了“夜山低,晴山近,晓山高”的感悟。

沉沉的黑夜,山影模模糊糊,所以此时看山,感觉山很低;而至天晴,山色明朗,历历在目,又如在眼前;清晨,晨曦微露,曙光初现,又觉山峰高耸入云,巍峨直立,给人以高感。

清代况周颐怀为这三句“尤传山之神,非入山甚深,知山之真者,未易道得”。 想古今中外写山之句,也确实未有能出奇石者。

下片转入写人,是词人自我形象的描摹。 他闲适自得,遇村辄饮。

“醉模糊”形象地写出了词人饮酒后的醉态,他放高不羁,毫无拘束,纵横骋才,“信手挥毫”;他才不管什么功名利禄,意到笔到,言情言志,只为抒发,并不为什么风骚之旨。

“乐因循”表现词人心性的率真自然,“能潦倒”表明心迹淡泊名利:“也消摇(即逍遥)”表达出对闲适生活自得其乐,乐此不疲的生活态度。 就艺术特色而言,本词寓情于景,以景衬情,情景交融,且用词精妙,凝炼自然,如上片“夜山低”三句,下片“乐”“能”“也”三字,均是如此,看似信手拈来,实则颇多锤炼,仔细体味,真是悠远,也使我们看出了词人的匠心独运。 词作者许古,是金代中后期著名的谏官,性嗜酒,平生好为诗及书,曾任左拾遗、监察御史等职。

后辞官归隐,这首词就是他归居后所作,也是他潇洒闲适,不拘形运的个性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