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孙权(九 好学篇 4 张昭从政的悲剧)

话说孙权(九 好学篇 4 张昭从政的悲剧)

  人们通常认为,读书人只有出仕即从政当官这一条出路。

其实条条大道通罗马,读书人的出路应该是很多的。 而哪条道路最适合于自己的发展,则应该根据本人的实际情况来予以选择和确定。 例如三国时的管宁,他坚决不从政,一心选定了搞教育,结果取得了巨大成就,充分实现了自身价值。   但也有人参不透这层道理,无论自己的气质、特点是否适宜,都一心从政入仕,用非其所长,最后终究是一场悲剧。 例如孙权手下的张昭。

  张昭为中原名士,避难江东,被孙策重用。 孙策看重的是他在士大夫阶层中的影响,曾把他比之为春秋时期齐国名相管仲。

  孙策临终时托张昭辅佐孙权。 张昭本是孙权手下的第一个重臣。 孙权对他也十分敬重。

但从张昭后来的表现看,他确实不堪政治上的大任。

  从政治决策上说,他缺乏远见和卓识。 在是否送人质的问题上,他和秦松等大臣商议了半天也拿不出个主意来。 最后还是孙权自己拿定了主意,召来周瑜在母亲面前作了决定。

  赤壁战前,在是否抗曹的问题上,他是力主投降的。 如果依了他的意见,吴国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了。

孙权当了皇帝后,大会百官,在会上称颂周瑜当年的功劳。 张昭举起手板正打算说几句赞颂孙权功德的话,还没来得开口,就听见孙权说:“当时如果依了张公的意见,现在我们都正在要饭。

”张昭听了十分惭愧,伏在地上,汗流浃背。   从政治素质上说,他缺乏宰相的大度和上下圆通兼顾的本领。 他性情刚强,容不得不同意见,对下难以处理好与同僚的关系;对上往往当面顶撞孙权,不注意维护主上的威信,即使作为谏官,在说话方式上也嫌太过直露。

  也就是说,从政并非张昭所长,是偶然的机遇使他登上政治舞台的。 经过事实的检验,他确实不适于担当像丞相这样重要的职务。 所以在讨论丞相人选时,孙权两次都拒绝了众臣的意见,没有任用张昭。

孙权的决定是对的。

  张昭的特长不在于从政,而在做学问。

他从小博览群书,很早就有才名。 他所写的关于为旧君讳的论文,颇得当时学术界的赞誉。   如果他循着这条路走下去,说不定在学术上会有大的成就。

可惜他半路改道,从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政,没有什么大的政绩,后来的位置类似半退休,于是又回头搞学问,写了《春秋左氏传解》及《论语注》。 但这时年迈体衰,精力不济,所取得的成果是远远不能同那些一直专心于学问的人相比了。   这就是张昭的悲剧。

  我想,张昭的悲剧对于我们现在的许多人来说,都还有启发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