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鬼妹的养成鬼夫诸葛草,夏炎君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驱鬼妹的养成鬼夫》是由猫妖创作的悬疑类小说,主角诸葛草,夏炎君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你是不打算跟我说话了吗?”夏炎君显得有耐心许多了,目光柔柔望着她小小的肩膀套着他的西装,心头一丝丝小小的触动。 ...“什么时候你们地府都流行高科技了,你们玩不玩手机?玩不玩微信?”诸葛草嘴角挂着调侃的笑意,摁下了录音笔的摁键。 周晨的声音传来,与上次的哭腔不同,这回他的话语透着释然。

“我在地府见了我的父母,可我的弟弟……能够成为一家人都是几世修来的缘分。 你为我做的已经很多了,这件事我并不责怪你,与你并无关系……你要小心他,他说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躺在太阳椅子上,沐浴着暖洋洋的阳光,听完录音笔里的话,诸葛草半眯起眼。

“你是做了什么让那东西给如此念念不忘?”周莫离一脸惊讶。

“八成看上我了。

”诸葛草嘴角一掀,开起了玩笑。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周晨的事情后,诸葛草就知道那东西跟她是决计不会善了,指不定后面还下了不少套子等着她钻呢。

“怎么办?”沉默了半响,周莫离抬头问。 “凉拌。 ”粉唇轻启,诸葛草淡淡道:“反正他拿我没什么法子,最多两败俱伤。

前天我便听夏炎君说他已经跑出去了,现在指不定在哪里作恶呢。 ”“你不管管?”周莫离问。

“这可是你们地府的事情!”诸葛草一瞪眼,看着周莫离那张欠扁的脸,想到了往事,咬牙:“你别以为我还会像上次那样单纯,白做你们地府的打手。

”这事儿,本就归地府管,毕竟这是人世间的生死制度乱了。 她不过恰好的成了夏炎君的雇主,接触到了那个东西。

解约了的她一身轻松,完全可以置之于外,只不过那东西记仇记恨小心眼儿不打算放过她。 这些事情都是一码归一码,周莫离起了心思,就是想将诸葛草拉下水,想一起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诸葛草估摸着他最希望便是她收了那个东西,给地府减少减少一些麻烦。

“我就不明白了,地府这是给你什么好处了,你那么尽心尽责帮着地府?”诸葛草一脸不悦:“你怎么就不站在我这里想想,万一我怎么的挂了呢?地府再乱,都有那个倒霉催的阎王啊,你这是操的什么心?”周莫离站在她的身边,穿着一身藏蓝色青衫,打着一把红色的雨伞,怎么看怎么怪异。 听了她的话,用一种含着无尽哀怨的眼神幽幽望着她,开口:“草草,你嘴里念着的那个倒霉催阎王,不是别人,正是我。

”诸葛草一愣,随即毫不客气一句甩来:“为了让我帮你,你怎么那么臭不要脸了。

”默默地从自己的怀里扯出一块黑色冥牌,周莫离一副书生高考落榜的怅然失意模样:“草草,我为了留在你身边,可过的好是辛苦。 ”确认了那块冥牌是真的。 诸葛草上上下下的看着浑身从头到脚趾头都透着流气的周莫离。 顿时恍然,点点头自顾自道:“怪不得地府乱成一锅粥了,敢情你管啊。 ”周莫离一脸伤心:“草草,你这关注的点不对啊。

你就说你帮不帮我吧。

”诸葛草眯起眼,翻了个身,决定在这样安逸的午后还是静静睡个午觉比较好。

“地府也不是落在我的手里变得乱糟糟的,在我接手之前,便一团糟。 草草,你若是帮我的话,以后在地府我让你横着走。

”周莫离许诺,态度殷勤。 默默地翻了个身,诸葛草并不搭话。 “草草,难道在地府横着走还不够吗?你可以肆无忌惮啊!”周莫离诧异。

“你这是有病么?”诸葛草不得已睁开眼,同情的望着周莫离:“我又不做鬼,在地府仗势欺鬼对我有什么好处?”“可……草草,你若帮我,你那几千万只游鬼,便有了去处。

”周莫离眼眸一亮,诱惑道。

“当真?”果不其然,诸葛草唰的睁开眼。

“当真!”周莫离笑了,亮出了白白的牙齿。

一咬牙,一狠心,再来一跺脚,诸葛草想着那大峡谷的诸多游鬼。 “好!”“草草,我就知道你最心软了。 ”周莫离离去的话还回荡在诸葛草的耳边。

看着卫生间的镜子上蒙上了一层水汽,诸葛草扯过浴巾包裹住自己的身子,打开卫生间的门往外走。

道行太深,麻烦事多。

道行太浅,干啥啥不行。

诸葛草看了眼清冷冷的客厅,进了卧房换了一身轻便服,背上自己的小书包出门。 她答应了周莫离一同寻找着那东西的下落,她到时候负责拖,他负责想办法收了他。

毕竟都混成了阎王,手里没个手段那是不成的。 饶是如此,诸葛草还是非常看不上他。 可以说,周莫离刷新了她对阎王的认识。 原来不是所有的阎王,都是胡子拉碴面目狰狞的大叔啊。 原来也不是所有的阎王,都能一手遮地,什么鬼一巴掌都可以搞定的啊。

心中带着对周莫离的吐槽,诸葛草出门。 天暗了,A市也静了下来。 夏天早就过去了,秋意已深,看着那些已经穿上情侣羊毛衫牵手的情侣。

诸葛草在一家店面门口停住了脚步,看见了那玻璃上的自己。

白色短袖,浅色牛仔裤,白色的帆布鞋。 今天的她扎了马尾辫,模样清落,背个已经破皮了的旧书包。 走在街头,要多怪异就要多怪异。

与季节背道相驰,孤单单的与街上的情侣构成不同世界的交面。 诸葛草抿着唇,慢慢低下头去,看着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店铺的明黄色灯光,心头徒生一丝丝凉意。 这是在那之前,她从未出现过的情绪。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自己似乎要比以前,多了许多不该有的情绪。

好像,很孤单,也很孤独。 肩头一重,身后一暖,诸葛草诧异抬着头,看着穿着白色长袖衬衫的夏炎君微笑着站在她的身后。 而她的肩膀上,多了一件西装外套。

“不冷吗?”夏炎君温和问。

“你……你怎么在这里……”诸葛草眨着眼,问。

“回家正好路过,看见你在路边,就停了车来找你了,还好你还在这里。 ”他说,语气带着几分庆幸:“正好的话,一起吃个晚饭吧。

”诸葛草没有拒绝。 她觉得夏炎君每一次出现的时间,太掐准了。

与周莫离带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她认识周莫离好些年,从未有过这种心头发颤,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空气都热了的感受。 “你不怕冷吗?”夏炎君关怀问。 “不冷。 ”摇摇头,诸葛草低头看着地上成对的影子,跟在他的身边。

“怎么会呢?我都有一些觉得冷了呢。 ”夏炎君笑道,自然的捏住了她的右手,放在了手心搓了搓,心疼道:“手都那么凉,怎么会不冷呢?”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 诸葛草看着自己小小的手被包围在一双大大的手掌之中,手明明不冷,也不会热。

可有一种暖流却让她的手心很舒服,鼻子发酸。

“我不是人,不会冷也不会热。

”抽回自己的手,诸葛草刻意的让自己显得淡漠一些。

也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她发现只要与夏炎君在一起,她就不像是平时的她。

抽回手的诸葛草低头不语,若非她等会儿还有事情与他说,她现在就想把自己肩膀上的外套脱下还给他。 周莫离的话,一次次重复在她心头。 就像是一句咒语,硬生生叫内心有一个蠢蠢欲动的她,止住了脚步。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了?”夏炎君还是笑,眼底一片柔和看着身边耷拉着脑袋的她:“是不是我告白的太唐突了?你现在都不想见到我这张脸?”诸葛草低头走,不搭话。

“看着我是比你大,不过我们有最萌的身高差呦。

”夏炎君继续说道,领着她就走进了一家高档牛排馆。 正是饭点,包厢满桌,他们不得已的只能在客厅就餐。 坐上饭桌的诸葛草任由他点了几个本店特色菜后,保持沉默。 “你是不打算跟我说话了吗?”夏炎君显得有耐心许多了,目光柔柔望着她小小的肩膀套着他的西装,心头一丝丝小小的触动。

“夏先生。 ”诸葛草咬唇,抬头直视着他:“强扭的瓜不甜。 ”“解渴啊。

”夏炎君打趣道,眼底有笑,将餐具细心的摆在她面前:“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