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中医小儿推拿的缘分 中国传统文化故事

我和中医小儿推拿的缘分 中国传统文化故事

育儿教育与服务小儿推拿领导品牌作者:小儿推拿网小儿推拿职业培训名家精品班第31期学员乌兰2017年2月,我有幸到北京中医药大学,跟随何玉华老师、李晓君老师等学习小儿推拿技术。 通过小儿推拿网的培训,我学习到小儿推拿技术可以预防疾病,治疗很多常见儿童病。

触动我内心去接触小儿推拿,是因为就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春节,我的女儿因病毒性感冒高烧不退险些引起高烧惊厥,在某医院儿科输液达8天之久。 对于一个有着医学家传背景的我来说,我无法接受一个小孩子用输液的方式治疗症状。 更何况是感冒引起的发烧。 在这之前我不懂得小孩子发热退烧可以使用一些物理降温方法,觉得这些事情距离我很遥远。 平日里,孩子也会偶尔也闹点毛病,但是没有像这一次触动我内心。

我决定找一家专业学习儿推的机构接触小儿推拿。

于是我来到了小儿推拿网在北京中医药大学院里举办的这次培训课程。 本次学习期间,我接触到了何玉华老师、李晓君老师。

学习回来,我对小儿推拿在预防疾病及治疗某些病症上有独到之处,感受颇深。

2017年3月,湿疹患儿,男孩,3岁,我把何玉华老师教给我们的方法教给了孩子妈妈。

通过10天的坚持推拿,孩子湿疹痊愈。 2017年3月,长期夜尿,女孩,5岁。

我采用何玉华老师传授的治疗小儿夜尿的推拿手法,经过9天的坚持推拿,治愈了夜尿症状治。

孩子父母特别感动。 接触儿推之后开始为女儿坚持做调理脾胃的推拿手法,改善了孩子脾虚症状。 从此,我更加坚定了坚持学习中医,坚持小儿推拿的决心。

如果有机会的话让更多的人接触小儿推拿。 我知道,任何一门学科的学习都是系统性的,而且从理论到实践的积累中发现其学科的涵义。 我发现小儿推拿比起之前所学专业有其特点:一是易于学习。

小儿有其特定穴,一共40个左右,基本都在手上,不需要丈量,容易记忆,不会找错。 操作手法简单,常用手法一共七八个,特别易于掌握。 二是效果显著。 在诊断正确和手法运用得当的前提下,通常都会取得较满意的效果。

例如:小儿肚子痛,按揉一窝风这一个穴位就可以止痛;家长揪心的小儿风寒感冒流鼻涕,揉手臂上博阳池,平肝清肺、清天河水即可;小儿盗汗,推三关几次即可见效;寒性腹泻,揉外劳宫加上补大肠,一两次即可见效;小儿厌食、食欲不振,捏脊即可。

祖国医学认为,小儿推拿是建立在祖国医学整体观念的基础上,具有“安全稳当、不易反弹;没有毒副作用、利于疾病康复;小儿不受痛苦,易于接受的一门学问。

小儿推拿是一种“以手代针”的穴位推拿法,在古代被称为“葆婴神术”,千百年来为小儿的健康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近代未得到很好发展。 在接触儿推之前我学习翻阅过《道德经》、《黄帝内经》、《针灸甲乙经》、《神农本草经》、《濒湖脉学》、《伤寒论》《玉函经》等中医书籍。 我始终相信学习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改变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改变思维及行为模式。 女儿出生后起名玉函。

从小我到大我的转变,我必须将学习中医这件事情进行到底。

我分析自己的优势,既然能够完成工科学科课程,我相信一定有能力进一步学习中医的系统理论,进而发现未知的自己,挖掘生命的美。

常说,为人父母者不懂医,为不慈;为人子女者不懂医,为不孝。 坚持学中医还有一个理由:家父,科尔沁一位民间蒙医,自学《四部医典》等医学书籍,研究经方,自主配药,治病救人。

在父亲的坚持下,我兄长从内蒙古医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从事中蒙医血液及肿瘤临床工作,擅长治疗过敏性紫癜及癌症等方面治疗。 我的伯父是科尔沁右翼中旗新佳木苏木当地有行医资格的老蒙医,擅长治疗偏瘫,半身不遂等疾患,伯父的长子即我的堂长兄也是一名蒙医。 目前,家族中第三代子孙里面,有6位从事蒙中医学工作。 感谢我的家人在我学习中医路上给了我很多帮助。 理科的思维让我表达略显苍白,但是无法苍白我内心对小儿推拿的执着与坚持。 我更觉得中医沉淀在内心的是一个知道、学道、悟道、行道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