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索昂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第五百章 索昂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世界之间的相互掠夺?这种机制倒是值得学习。 ”看着下方的景象,阿帝尔若有所思:“芯片,记录下了么?”“已记录资料,开始建立资料库,模拟掠夺反应···预计完成时间:三个月···”“三个月时间。 ”将眸光从下方玩家身上收回,阿帝尔轻轻点头。 在他晋升四级之后,他身上的芯片也起了很大变化,似乎获得了升华一般,原本的功能被强化的更加恐怖。

凭借着阿帝尔这个亲身媒介,哪怕是世界意识的波动,芯片都可以从中捕抓到,并且能够从世界意识的大量波动中,准确获得有益的讯息,从而传输给阿帝尔。 这无疑给阿帝尔造成了很大的方便,否则的话,以世界意识的负责,阿帝尔若真的想得到什么,恐怕至少也需要几百年的时间来推演。

下方的战斗很快结束。

这一次战斗本身并不激烈,因为是第一次出战,阿帝尔特地选择了一群人数虽多,但战斗力却薄弱的土匪,不论是实力、人数、装备、士气,都无法与西斯丽城中训练了大半年时间的军队相比。 也因此,这场战斗一开始,就很快结束,战况由原本的胶着迅速转变,变成了追击战。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些玩家砍起人来倒是一个比一个积极,就算是一些心慈手软的,在周围同僚的带动下,也很快被影响,拼命的向人砍去。

看着这种情况,阿帝尔暗自点头,随后派人快速清除完战场后,便向着西斯丽城的方向走去。

接下来的数个月,这种状况都在一直重复着。 用勒拉等玩家的说法,这几个月时间里,他们不是在准备剿匪,就是已经走在剿匪的路上,亦或者直接与各种匪徒厮杀。

而这种匪徒的来源也有很多。 有些是正儿八经的强盗团,有些则是艾尔卡州本土的土著山民,还有些甚至是周围领主派来劫掠周围商队的军队。

身处于艾尔卡州,这些人的战斗力其实还不错,只是阿帝尔的军队更为强悍,不论是装备还是训练,都不是他们所能媲美的。 当然,排除了这些,在实际上,那些真的打不过的,阿帝尔也不会让人去碰。

清晨,外界的天逐渐亮起,带着一丝晨曦,照亮了原本昏暗的大地。

感受着外界的温暖,勒拉的睁开,原本躺在床上的身躯也一下子起身。

“又是一个晚上过去了?”摇了摇头,勒拉的意识瞬间清醒,随后起身。 他所说的晚上,不是指现实世界,而是指游戏世界里。 现实世界之中,玩家进行游戏都是在专门的游戏仓中,实际上可以保障游戏和身体睡眠同时进行,自然不需要再去休息。

不过在创世世界里,一般到了晚上,玩家就会下线,等到夜间时间过去之后再登录。 “这游戏,倒是越来越逼真了···”起身之后,一点若有若无的痛觉从右腿传来,感受到这一点,勒拉摇了摇头,有些感叹。 数个月时间数次经历厮杀,他也不可能完好无损,右腿便在一次战斗中受过重伤,被一把长枪刺入,整整躺了一个多月时间。 不过他之所以能感觉到痛,也是游戏新上线的功能。

创世游戏刚刚开始时,为了玩家的适应力着想,玩家一开始是没法感受到剧烈痛的,虽然能够感觉到大部分的感觉,但一旦痛苦超过某种限度后,就会自动被系统屏蔽,以免发生意外。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前端时间,那些玩家才能悍不畏死的冲杀。

这不是玩家真的不怕死,而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根本不会死,也不是因为他们不怕痛,而是因为他们的痛觉都被屏蔽。 有了这两项条件,再加上周围气氛,但凡还有些血性的人,都能够鼓起勇气,悍不畏死的向前厮杀。 可惜的是,这种优厚的条件,在此后也要逐渐消失了。

这几个月时间,游戏官方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将痛觉设定找了回来,此后玩家将与土著一样,无法屏蔽最基本的痛苦与折磨。 当然,游戏官方也没有那么激烈,现在知识微调而已,一开始先开放部分,然后再慢慢往上调,最终将痛觉屏蔽的功能取消。 不过就算如此,也引起了广大玩家的不满,甚至令官方论坛上都被一片抱怨差评声淹没。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游戏官方如此表态,各国机关也没有任何发话,反而对游戏的支持更加有力了。 脑海中转过种种念头,勒拉摇了摇头,随后起身,看向自己的房间。

他的房间很宽敞,在经历过数场厮杀之后,他如今也不是当初那个一穷二白的身份,而是一个中级军官,甚至在旁人看来,还颇受领主欣赏。

这些都是他这半年来拼命争取的结果。 不过,这样一来,他心中也就有了顾忌,不敢再轻易冒险,让游戏角色阵亡。 道理很简单。

游戏角色若是死了,尽管可以耗费创世币复活,但之前打下的基础可就大半白费了。

尽管玩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你就是死了,一切身份都会被洗白重来,就算重生之后,也是要重新开始奋斗。

对这一点来说,反倒是那些普通玩家来的方便,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本来就没多少东西可以失去,自然无所谓失去。 想到这里,他轻叹一声,而后起身速度更快了些,继续向着外面走去。 到了外面,他没有走向训练场地,而是顺着一条小道,往最中央的某栋建筑走去。

在那栋建筑上,有一个新建的小阁楼,门前没有任何人看守。

而此时,在那门前的小阁楼前,已经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着了。 那是史里姆,此时身上穿着一身黑袍,手上拿着一卷书,整个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站在阁楼下的台阶之前。

“你来的够早。 ”手上拿着拐杖行走,看着站在阁楼前的那个青年,勒拉有些诧异。

“我昨晚没下线。

”看了一眼勒拉,史里姆摇了摇头,眉宇间看上去有些振奋与激动。 “领主又找你商谈了?”听着这话,勒拉不由多看了对方几眼,随后开口道。 这段时间里,随着玩家的不断融入,他们这些玩家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其中像是史里姆这样混得不错的,更是被阿帝尔征为幕僚,可以参与一些机密的会议。 昨天晚上,史里姆既然没有下线,那么很明显,就是被领主叫去问询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有些羡慕。 身处军队之中,在军队之中拼杀,这种虽然也不错,但相比起如今的史里姆这种程度来说,却有些差了。

至少一旦出事,他如今还是只有乖乖听命的份,而史里姆却已经可以坐在会议上,亲自向阿帝尔说出自己的建议。

“我只有旁听的份罢了。

”似乎是看出了勒拉心中的想法,史里姆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苦笑:“想要提出自己的想法,我现在的程度还早呢。 ”“不管怎么说,你好歹还有旁听的资格。

”勒拉摇头,随后定了定神,看着身前的史里姆,悄悄压低声音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消息吗?”“有!”史里姆点头,看了看四周,确认了周围没有其他人后,这才低声开口:“我估计,领主很快就要对索昂动手了···”“索昂!”听着这个消息,勒拉眼眸一缩。

所谓的索昂,是艾尔卡州的另一股力量。 艾尔卡州虽然荒芜偏僻,但毕竟地域广大,自然不可能只有阿帝尔一家。 事实上,在阿帝尔来这里之前,这座大洲上土著众多,各种势力与割据领主层出不穷,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大把冒泡,根本数不过来。

而索昂,便是艾尔卡州之中,最大的一股势力。 这原本是一个小公国后裔,具备着国度,巅峰时期甚至统一过整个艾尔卡州,只是后来帝国衰落,四分五裂,才逐渐衰落。 在数百年前,卡拉德帝国征伐艾尔卡州时,索昂一度顽强抵抗,最终甚至与帝国打了整整数年的战争,才最终吃不消,主动向帝国投诚,受封成为索昂侯爵。

只不过,尽管投诚,但因为艾尔卡州的偏僻与复杂,实际上索昂一直保持着独立的形态,仅仅只是表面上的臣服,从未有真正臣服过。

而现在,西斯丽城很可能,便是要对这个势力动手了。